第269章 男朋友的压力

田芃芃诧异地看着郁江,脸上的表情明显写着“他怎么知道我要做的事情”。

让曹东变成太监这个说辞也是在最开始知道他干过那些事情后田芃芃脱口而出,她觉得郁江和杨琛多半会把她的话当成气话,可现在……

郁江看着她额头边上的几缕碎发,差点忍不住去帮她撩到耳边,他说:“你这两天没事就在纸上写写画画,‘阉’字写了十几个,‘太监’这个词也差不多。差点就把模拟图画出来了,还能瞒得了谁?”

田芃芃撇撇嘴,最终什么也没说。

晚上,杨琛从浴室出来后就不见郁江的踪影,又过去十几分钟都没听到动静,这才忍不住往外走,结果发现不仅仅郁江不在,就连田芃芃和将军也不在。

杨琛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他明明已经感觉到这两天芃芃对他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他正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跟她表白。现在,杨琛心里非常忐忑,预感今晚之后他的优势可能不会再有。

田芃芃确实是有意瞒着杨琛,试问哪个男人听说女朋友要去配合别人做给男人“斩草除根”的事情不会有心里压力?谨慎的人晚上睡觉可能都恨不得穿带锁的裤子吧?为了不让未来男朋友有心理阴影,田芃芃不敢让杨琛知道。

出门后没多久田芃芃就发现郁江跟上来,那么面对郁江她为什么没有这样的顾虑呢?反正他早就把她看得透透的,何必再掩饰。

前两天刘婶泡菜厂出资改造街道的路灯,因为正在安装,晚上需要断电,再加上阴天的缘故,夜空中既无月亮更没有星星。这个夜晚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黑。

走了没多久,田芃芃和郁江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至少有五六个人。

这些人是谁啊?可别坏了好事!

按照田芃芃和苗苗的计划,今天晚上她会和曹东见面。白天的时候,曹东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前两天夜里出现在镇子上的色魔,还特意出门晃两圈,以此显示他没有做贼心虚躲在家里。

在这个过程中苗苗和他偶遇,苗苗说:“我今天无意间听芃芃说杨先生丢了硬盘之所以不着急是因为他在里面安装了追踪器,我猜肯定是你们家偷的东西,因为我听芃芃提到你们家时非常鄙视。我倒是有个主意帮你把这事揽下来,我就说是我太恨你故意栽赃给你。”

曹东一点不怀疑苗苗的话,因为硬盘拿到手后他们连接电脑不但没能打开硬盘,电脑还像是中病毒一样。

“你为什么要帮我揽下来?”曹东不傻,他知道苗苗有多恨他。他就吃成了一次,再想吃第二次的时候发现苗苗家里养了狗,那土狗跟变异一样,比狼狗还凶狠。

“因为我需要钱!我妈身体不好,要给她治病,而且我想离开桃花镇。如果我承认是我所为,芃芃肯定会放过我。你回去考虑一下吧,晚上十点半到南边的老榕树下等我。”。

“晚上?晚上不是有那样的传闻吗?你该不会是给我下套吧?”曹东非常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