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章 不用装了

“张立德,你可要清楚你的身份,还有我的身份,我可是公然出海,你若乱来,可要好好想想后果。”

陈靖“神色惊慌地”警告道。

“你一个区区陈家外家子,就算死在海上,又能有什么后果?”张立德很不屑地说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

面对张立德的步步靠近,陈靖却在缓缓后退着,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想做什么?你之前不是当着我的面逞凶么?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之前若不是当着那陆家长老的面,我早就弄死你了,还用等到现在?

也拜你所赐,你重伤了张立礼,回去之后,却让我受到了一番斥责。

这笔账,咱们现在要来好好算一算。”

“你想怎么算?”陈靖已经退到船尾了。

“当然是拿命来算。”张立德说到这里,阴鸷的眼神里闪过一抹杀机,整个人宛若一道金光,一闪而逝,冲向船尾。

砰!

游艇的钢铁护栏,当场撞断,船尾还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来。

可在同一时间,陈靖灵敏地闪跳开来,已经跃到了游艇的顶层了。

只见他呵呵一笑,脸上方才“惊慌”的神色,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种有着几分戏谑的嘲弄。

“录好了吧?”陈靖问聂钊。

聂钊点了下头,录制视频就此截止。

在刚才的视频录制里,张立德主动挑衅跳上【先锋号】,还口口声声要取陈靖小命,并且还发动了雷霆攻击。

而与之相比,陈靖一直在退让,战战兢兢,一脸惶恐。

这些画面,都录制的相当清晰。

谁欺负谁,显而易见。

“那就好。既然录好了,那咱也就不用装了。”陈靖潇洒地从顶层跳下,落到聂钊身边。

船尾的张立德听了这话,转过身来,嗤然一笑:“你们是在说什么梦话吗?”

装?

就区区你们两个,装什么?有什么资格装?

“梦话?你如果认为这是梦话,可以多听听,要不然,很快你就将听不到了。”

陈靖神情收敛,手臂上的【乙木青龙印】和【庚金白虎印】同时运转起十成十的力量。

聂钊也在此时拔出了双刀,这两把刀一路上已经被他磨得发光刺眼了,锋利异常。

“两个手下败将,你们也顶多逞一逞口舌之能,上次与你们动手的时候,我的实力尚且不足炼气大成。而如今,我是什么实力,你们能想象得到么?”

张立德轻蔑地扫视着两人,有一种嘲弄井中蛙的不屑。

“看来你很得意,我们上次与你动手,你体内灵线是103厘米,还未摸到炼气大成的门槛。而你现在体内灵线却是137厘米,这两个月来,我知道你提升很大,你莫非就是得意这个?”陈靖呵呵一笑。

“你居然知道?”张立德有点惊讶了,“你是从哪里得知的?”

要知道他修成137厘米灵线,乃是家族为了应付【无双盟会】,特意赏赐大量资源下来,将他的修为强行拔高。

在灵线被拔高之后,还没出关,他那一部分灵线就被张家的族长施展秘法给隐藏了起来。

所以,这一点,别说外人,就算是张家本家人,也不定知道此事。

而陈靖,如何能知?

“至于我是从哪里得知的,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因为死人知道太多也没用。”

说完,陈靖突然腾身而起,庞大的力量灌注在双脚之上,猛力一踏下去。

嘭!~

游艇的前段甲板当场下沉了去,而后尾高高翘起。

这猛烈的震荡之力,震得张立德从甲板上倏地脱地飞了起来。

待他飘起空中,陈靖那青金二色萦绕的拳头,势如千军万马破荡八荒般,长驱直入捶向他的胸口。

而张立德只冷冷一笑,浑不在意,也对着一拳打过去,捶向陈靖的胸膛。

嘭~!

嘭~!

一人一拳,同时打中对方。

猎猎的罡气、滂湃的灵力,在对冲之下,混乱的冲击波震得两人同时炸开,各退了七八步。

陈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右手【庚金白虎印】的金光缠绕着各大动脉血管以及静脉血管,乍看之下,他此刻浑身上下就好似形成了一副金色的图腾一样。

‘有【庚金白虎印】作为防御,这一拳也果然不如以前那么痛了。’

回想两个多月前,陈靖当时挨了他一下,立刻就五内翻腾,心肝脾肺肾就跟要裂开一样,剧痛无比。

而现在,这种痛苦已然是不存在了。

反观张立德,此刻他的表情是扭曲的。

他精赤的上身没穿衣服,胸膛中了陈靖一拳的地方,赫然已经凹陷下去了,且凹陷处的边缘,还有着微微血迹存在。

看到这里,陈靖笑了。

‘不愧是【混元一气功】,当年高祖就是为了针对张家【金刚铜人体】而创出此功。如今【混元一气功】在我手中完善,自此以后张家的【金刚铜人体】将不再是无敌的了!’

扬起拳头,陈靖步跨【洛神缥缈步】,疾疾追缠上去,又发动一拳。

张立德感觉着胸膛刺痛,心中甚觉怪异,但见陈靖又来,他不及多想,也只得发起回应。

【金刚铜人体·怒目金刚踢北斗】!

他浑身上下金灿灿,宛如浇灌了金汁,忽然单脚着地,上半身后仰,而右脚斜踢90度。

这正是睡梦罗汉迷梦踢北斗的式子。

一脚的力量,重逾千钧,可摧山崩地。

力之所及,风声猎猎。

而陈靖彪悍地一拳捶来,也不变招。

重重一拳之下,青金二气宛如一头恶兽萦绕在他拳锋之上。

他的身后,也突然出现了蚩尤之影,那是霸王之气。

霸王之气忽化虎,扑向拳锋,狠狠打向了张立德的脚掌涌泉穴。

又是一招硬碰!

砰~

张立德的脸色在瞬间变色,伸出去的右腿急剧回缩。

左脚跄踉退了七八步,才勉强将身体站稳,抬脚一看,只见脚掌的骨节都被打得变形了。

“怎么会?你用了什么东西?”张立德大惊失色,暗以为陈靖手里是不是藏了什么特殊武器。

·

·

·

(琛哥在群里说他在酒店被别人老公堵在阳台上,至今下不来,问能不能加更。我想了想,唉,这么热的天,他趴在阳台上也不容易。行吧,今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