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遮天斗法

刘月夕看了看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塞了二瓶元素剂给她,“希望你的牧主有你说的这么灵验。”

转身他也下场应战,将仅剩的二枚骨片塞给琴韵和佣兵头目后,没有任何交代,彻底没有限制的战斗开始了,大神官当场活祭三人,手舞足蹈开始作法,一阵黑风吹起,居然在狮子护法这边形成朵朵黑云,那黑云幻化着变成一个个狰狞修罗,是军荼利尸明王可召唤下界的乌傀儡,然而这还不是全部,为了获取胜利,白蛇居然雇佣了邪雷神的祭祀,眼见着对方一把吧武器上吱吱的电流,刘月夕的脸拉的老长,孙子诶,连这都可以玩,那就别怪哥哥我不客气。

他心中暗暗有了自己的打算。对手如此他也全无顾忌,直接上手就是阳光女神的最高奇迹‘女神的拥抱’,紧跟着是羽织女神的‘金石之盟约’,这二种辅助类奇迹对于团战的帮助极大的,女神的拥抱自不必说,那金石盟可以最大幅度的减少团战中单体收到伤害的概率。

另一边,白蛇护法自己也上场了,他的座驾倒是非常少见的单轮战车,也由一头人羊兽拉着,白色的战车,白盔甲,白盔缨,还有脖子上那条白蛇,倒是很有些装逼的而感觉,挑着白色长枪,战车后头飘着一根长长的幡子,一看就不简单,见着李月夕一下场就施展女神奇迹,讥笑道:“张先生还真是一个会开玩笑之人,你们牧主教不是信奉唯一真神的吗?和着这女神奇迹是怎么回事啊。”

刘月夕毫不客气,手中燃起青莲火,给小夜刃也附上雷电,“来而不往罢了,你这一把把武器滋滋的响,难不成我看错了是邪雷神的队伍?”

“哼,阁下的嘴挺硬,希望也有与之匹配的实力。”

刘月夕心中暗笑,眼睛不断瞄着大神官所在的位置暗暗比划,这个所谓的白蛇护法可入不得他的眼,杀他易如反掌,但是破今天的局很难。

战斗再一次开始,最先冲上来的是乌傀儡,他们没有实质,碰到尖利之物就碎成一团墨云又在别处凝聚,但是真放任不管吧,它们的攻击又是有实质的,几个回合下来,已经有人受了伤,这可是在金石盟的加持之下,佣兵头目心中焦急,对方的数量突然翻翻,且一般的物理攻击没有效用,他一时没有太好的办法破局,好在纳兰信依旧积极的在高速游走,方阵的腹背暂时无碍,不过对手数量占优,纳兰信的打法对付落单的很强,但是数量一多,他不抗打击的弱点马上就会暴露出来,佣兵头目又看了正在和白蛇护法周旋的刘月夕,这个有钱的东家打的漫不经心,只是依仗过人的身法不断躲避,完全没有要主动进攻的意思,佣兵头目眼尖,一路过来,他早就知道雇主实力非凡,但是为何不愿意攻击呢,凭他的身手,杀了这二护法应是手到擒来,真是急死人。

不过人家是金主,他受人雇佣怎么都不好意思喊出让东家去冲锋陷阵的话,还是要自己想办法,“尽量想办法让那些个乌傀儡靠的再近一些,我要尝试着控制一头试试看,既然是傀儡,而且还是这样的形态,精神力操控是逃不掉的,一定能找到中枢的位置,给我创造机会,快。”

跟着刘月夕一同下场,被保护在阵型中心的琴韵说话了,佣兵头目这才想起琴韵精通幻术和傀儡术,干紧命令手下不要再攻击靠近的乌傀儡,战斗变成一边倒的局面,刚还获得短暂优势的牧主教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明王殿的支持者沸腾了,他们狂热的叫嚣着,“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此刻刘月夕却似不在状态一般,他始终在牵制二名护法,不断的游走观察,利用远程的风系攻击打打停停,蛇护法的战车对他穷追不舍,但是刘月夕提不起半点与之敌对的兴趣,刘月夕更关心的是大神官和艾格尼丝?刚查的对峙,也可以说是军荼利尸明王和牧主的对峙,这才是本场的胜负手,其实在竞技场的上空,一种挺玄妙的争斗已经开始,刘月夕能感受到二种强大力量在相互试探脚力,其中一种滚滚而来如云密布,另一种似光照大地圣神无比。

正是应为感受到了这种对抗,刘月夕才迟迟不动手,竞技场里的争斗是次要的,就算他一刀砍了蛇护法又能如何,对手已经耍赖到直接将奇迹之战接续到武斗中,如果再度落入下风,直接开始神道之间的较量是大概率事件,本想一击砍了大神官了事,但是他权衡了很久,还是没有试图对大神官使用‘雷砧脆’,一来距离太远,二来大神官被重重保护,他没有把握一击必杀,这个世界的所谓神明都过于诡异,万一一击不死惹怒了明王反而不美,还是再看看吧,反正此行的目标已经基本达成,说到底现在他是在帮艾格尼丝?刚查达成心愿,只不过没想到对手会这么耍赖,他本想让佣兵们打完第一场便撤离此地去烛台的,现在看来不可能了。

“女人,你到底行不行,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佣兵头目焦头烂额,数量占优的乌傀儡不好防守,他的手下已经有人出现减员性质的负伤,若不是刘月夕的女神拥抱加持,恐怕早就撑不下去了,眼见着一个个都不顶事,他着急的不行。

“再坚持一下,不要打散乌傀儡,就快完成了,怎么这么没用,你看看大人,多游刃有余啊,一个对付二个明王殿护法,连汗都不带出的,学着点。”

“你,我。。”佣兵头目被怼的没法反驳,气的直吹胡子。

另一边,刘月夕很是轻松,但是不停被他袭扰的蛇狮二名护法已经非常愤怒了,蛇护法见实在追不上刘月夕百变莫测的金枝技身法,便叫骂道:“你是不是男人,除了会跑,你还会什么。”

刘月夕正无聊,“连追都追不上我,还敢妄言,应该也差不多了,要给些教训才是。”说完他一个闪身晃到狮护法跟前,电光火石,狮子护法胸前的护甲被小夜刃划出二道口子,狮子大惊失色,赶忙向后退了几步,这正中刘月夕下怀,顺着狮护法退却的路线,刘月夕一头扎进明王殿这边的队形中,就如狮子闯进了羊群,仅仅一个短接触,电光火石之间,二名明王殿的手下便再也爬不起来,全是胸口的致命伤,狮护法这边的阵型大乱,而刘月夕又再一次游走在蛇护法和佣兵方阵的侧面,蛇护法心中大惊,到这个时候,才彻底看明白,他自己和这位张五实力之间的差距,人家根本就是在玩弄他,真是让人绝望的不甘心,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蛇护法心态失衡,他不甘心,抓起身后幡旗用力一扯,杆子断了,里头竟然流出鲜血,一直挂在他脖子上的白蛇穿出去,贪婪的吮吸鲜血,狮护法见状大惊,“赖皮蛇,你疯啦,折损本殿宝物血幡,我看你事后怎么和大神官交代。”

白蛇冷笑,“事后?你觉得今天我们若输了这场,明王殿还有事后吗?”

“你,你怎么会这么说,我明王殿怎么会输?我们不可能输的。”

心中哀伤的白蛇看待问题更加的客观,“蠢狮子,看看你头顶上的天吧,今天或许是一场劫数,你也天王变吧,或许你我联手或可以对付他,拼命了。”

狮子怯懦了,一直以来受到大神官保护的他没了主意,照理大神官这会儿应该已经彻底压服对手的神明,但是天上的黑云和光的对抗并不见分晓,他也不知是何情况。

“张五,可敢与我一战。”已经完成天王变的白蛇跳下战车,他的躯干被一种特殊法相包裹,身形一下长高到3米左右,手上拿着的长枪泛出水晶光泽,那吸饱幡血的白蛇也变化的似那蛟龙一般,刘月夕不敢大意,二道真空光轮裹着雷电之力飞将过去,但是白蛇只是挥了挥水晶长矛,真空光轮便自行崩解不见,好强,不过这强有些不正常,刘月夕回想起先前蛇狮二护法的谈话,稍作权衡后猛的冲向还未得及天王变的狮护法,估计这天王变是有付出巨大代价的,他犹豫了,但正是他的犹豫让刘月夕选择先干掉他,刘月夕可不想同时面对二具天王变,一剑刺穿狮护法的心口,崩解之力将他的腑脏搅得稀烂,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

远处看台上的大神官见爱将死了,大怒,不再有任何顾忌,口念咒语要召明王真身下界,刘月夕大喊:“所有人,撤离此地,去烛台,我们在哪里汇合,若是等不到我就直接回去。”

一时间黑风大作,是军荼利尸明王的十二臂真身,巨大的身躯尽管还还是虚影却已经将整个竞技场给遮掩住,场面一时混乱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