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元胡同西行斋 第五十五章 无头女(一)

幽暗的月色下,一抹血光划破黑夜,殷虹的血珠缓缓滴下,落在一个穿着白裙女孩的脸上,那女孩紧闭着双目,仿佛正在熟睡,那一滴滴的鲜血便在女孩的脸上蔓延开来,渐渐渗入肌肤。

很快,那血珠便连成了线,夜幕中仿佛下了一片血雨,发出哗哗的声音,整个世界很快便被这诡异的血色所笼罩......

“啊!”

月晨猛然从噩梦中惊醒,翻身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浸透。

门外的浴室里,正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声,月晨惊魂稍定,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低低嘀咕了一句:“这个该死的珊珊,怎么又大半夜洗澡。”

她说着拿起了床头的闹钟,上面的指针刚好在凌晨两点。

这个可怕的噩梦,已经折磨了她五天。

......

月晨是一名女大学生,她口中的珊珊是她的好朋友兼室友,两人从高中时代就在一起,后来共同上了一所大学,便在校外租了间房子,两人性格相合,爱好也差不多,原本是两个好闺蜜。

这样的生活很平淡,也很随意,但是在几天前,珊珊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原本活泼开朗的她,开始整天把自己闷在家里,变得沉默寡言,经常会一个人对着镜子发呆,喃喃自语。

而且,珊珊的男朋友,也已经有几天没来找过她了。

月晨猜测,珊珊大概是失恋了。

她试探着问过珊珊,但珊珊一直没有说什么,若是问的急了,她就很激动的样子,搞的月晨也不好再多问。

还有,月晨发现,自从珊珊变了之后,每天晚上都要独自在浴室洗澡,时间很久,而且都是在凌晨1点之后,月晨熟睡的时候。

那个噩梦,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月晨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异的情况,她渐渐有些心神不宁起来,她以为是珊珊的变化给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于是开始试着让自己早睡早起,不去想太多事情,但丝毫无济于事,每到凌晨,那个怪异的噩梦就会不期而至。

月晨坐在床上,让自己的心神安静下来,浴室里的水声忽然就停了,她心中忽然一动,起身就往浴室走去,想要再劝劝珊珊,如果她再这么天天后半夜洗澡,自己都快精神崩溃了。

但她刚走到浴室,门就刚好打开了,珊珊穿着睡衣走了出来,两人迎面碰上,月晨愣了下,张了张嘴,话本已到了嘴边,却又吞了回去。

珊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两人对视了数秒,月晨讷讷道:“我、我上卫生间,你又洗澡呀?”

“嗯......”珊珊低着头,声音很轻很轻的应了一声,她神情似乎有些不自然,手紧握着,勉强对月晨笑了下,随后就绕过月晨,独自回了她的房间。

月晨望着珊珊的背影,不知怎的,背后突然一阵阵发凉。

因为珊珊的身上,还有头发上,连一滴水都没有,她压根就没有洗澡。

月晨的心跳有些加快,她转身推开浴室的门,一股湿热的水汽扑面而来。

好奇怪,既然开了热水,却没有洗澡,珊珊到底在里面做了什么?

月晨觉得自己又有点精神崩溃了,她呆呆的站在浴室里,忽然就往珊珊的房间跑去,她想要问问珊珊,到底是怎么回事。

珊珊的房门却虚掩着,昏黄的灯光从里面透出,月晨忽然就紧张起来,她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外,从那虚掩的缝隙看去,就见珊珊坐在梳妆台前,正拿着一把梳子在梳头。

她的动作很轻,很慢,就像是怕惊动了什么,整个人都呆呆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月晨忽然就有些口干舌燥,她悄悄向后退去,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天,月晨失眠了,她没有敢再睡下,刚才的那一幕简直太惊悚了,她心里隐隐觉得,珊珊不但是失恋了,而且精神恐怕是出现了问题。

做为好朋友,月晨决定,明天晚上一定要问出个究竟。

......

第二天早上,月晨迷迷糊糊的醒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了,她急忙起床,跑到隔壁房间,发现珊珊还在床边坐着,屋子里拉着厚厚的窗帘,昏暗得很。

她跑了进去,叫珊珊一起去逛街,珊珊显得有些意外,她用力的摇头,任月晨怎么说,都表示不想出去。

月晨耐心地说:“珊珊,你不能这样下去了,你已经一个人在房间里待了几天,东西也很少吃,什么地方也不去,你对我说实话,是不是和白风闹什么矛盾了?”

珊珊又有些慌乱,她紧咬着嘴唇,不说话,只是摇头,月晨很无奈,以前的珊珊可从来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想了想又说:“对了,我今天想去江边转转,你陪我去一下好不好?我们一起吹吹江风,散散步......”

月晨又用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珊珊才总算是勉强同意了,但是出门的时候,她却很怪异的穿上了厚厚的衣服,戴上了口罩和墨镜,大大的遮阳帽,又戴了把遮阳伞,简直是全身武装,这才肯出门。

月晨看的好笑,不过她也没多说什么,只要珊珊肯迈出这一步,那就有机会慢慢恢复。不过她出门的时候调笑珊珊,说她穿的就像个大粽子,珊珊听后有些变了脸色,也笑了,却很勉强。

两个人出了门,来到了市郊的江边,月晨今天心情不错,她不断的逗着珊珊,慢慢的,珊珊似乎也心情好了些,开始和月晨回忆了许多往事,但奇怪的是,月晨每次试探着提到她的男朋友,也就是那个白风,珊珊就不说话了,脸上也露出古怪的神情。

月晨很纳闷,那个白风也是她们的同学,大家关系一直都很好,但这些天自从珊珊行为古怪之后,白风也不上门了,甚至月晨几次打他的电话,都是关机状态。

好好的一场郊游,气氛越来越怪异了,结果最后不欢而散,回到家后,珊珊还是闷闷不乐。

月晨很无奈,她觉得珊珊和白风之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而且还是很严重的问题。

她决定,明天想办法去找到白风,问个究竟。

但这天夜里,月晨思索着这件事,怎么也睡不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却毫无倦意,又过了一会,她刚刚有点睡意,忽然就听浴室里传来了水声。

珊珊又去洗澡了。

月晨莫名的有些害怕,她想起了昨天晚上珊珊的怪异,不过她这人一向胆子就比较大,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女汉子,此时一听浴室水声,一个念头顿时生起。

她跳下了床,蹑手蹑脚的往浴室走去,想要看看,珊珊到底在里面做些什么。

朦胧的浴室,水雾渐渐腾起,伴随着哗啦啦的水声,月晨悄悄来到了浴室门口,从旁边拉过来一把椅子站了上去,踮起脚,屏住呼吸,透过浴室上的气窗,往里面看去......

浴室里,珊珊呆呆的站在镜子前,身穿着白色睡衣,头发披散,镜子里的她,面色惨白,几乎没有血色。

她的手里,拿着一根缝衣针,扯着一根红色的丝线,正缓缓的,把那丝线穿入针孔,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怪异的微笑,手里捏着缝衣针,刺入了自己的脖子里!

月晨站在浴室外的椅子上,差点跌倒在地,她惊恐的瞪大眼睛,就那么看着珊珊一针一线的,竟在镜子前缝起了自己的头......

“啊......”

她再也忍不住了,脱口惊呼了一声,脚下顿时一滑,整个人摔倒在地,正要爬起来,浴室的门忽然打开了,就见珊珊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珊珊的脖子是歪的,因为她还没有缝完。

月晨分明看见,珊珊的半边脖子是断开的,露出黑洞洞的缝隙。

她再次尖叫,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月晨又做了一个噩梦,她梦见正和珊珊在一起开心的聊天,两个人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一切都是那么的无忧无虑,一起快乐的在草地上奔跑。

她跑着跑着,猛然回头,却发现珊珊不见了,她正要焦急的寻找,忽然身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转身一看,就看见一个没有头颅的身体,站在她的背后,手里面,却拎着珊珊的头……

月晨惊叫一声,霎时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珊珊正坐在床边,正关切的看着她。

“啊……你、你不要过来……”

月晨惊叫着,连连后退,昨天夜里可怕的一幕瞬间涌上脑海,珊珊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诧异问道:“小晨,你怎么啦,我看起来很可怕么?”

月晨咽了口唾沫,战战兢兢地说:“你、你……昨天夜里……洗澡……的时候,你、你……”

“昨天夜里洗澡?”珊珊似乎有些疑惑,她看着月晨说:“昨天晚上,我没有洗澡啊,你怎么会看见我洗澡呢?”

“什、什么?”月晨顿时惊讶不已,下巴几乎都掉了下来,珊珊居然说她昨天夜里没有洗澡,那自己看见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