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谈判

听到是龙国人,本间英夫的嘴角闪现一道明显的蔑视,不慌不忙,仿佛听到快递员拜见一样,用手指了指,示意仆人吃些寿司。

当下的形势,本间家族很清楚,牢牢控制了龙国的肉价,龙国人来拜访,一定是来哀求自己,恳请自己把肉价降低一些,好让老百姓能买得起,否则的话,老百姓一定会埋怨有关部门,却没有人埋怨肉厂。

求人,哪有那么容易!

足足十几分钟后,仆人已经吃了几个高档寿司,缓缓地喝着红酒,仿佛忘记自己是来通报的,忘记门外有个龙国人在焦灼地等待。

其他人好像也忘记。

被遗忘的,势必最卑微的!

许久,本间英夫环视一周,故意伸长脖子,带着几分打趣问道:“你们猜猜谁来了呀?”

说话的语气,就像是老爷爷和两岁的小孩子说话,心里甭提多高兴。

众人明白,谁来拜访,其实仆人早已经问清楚,爷爷不问,那是在嬉闹。

本间福田装模作样地说:“一定是个大人物,一定是个大人物,只有大人物才能做大事呀,才能有资格踏进我们家的门槛。”

“对,对,大人物呀。”

“不管多大的人物,在我们眼前,就像蚂蚁一样弱小,像老鼠一样低贱。”

“我们是数百年的豪门,以前我们控制了稻米的价格,没有任何人能击败我们,更没有人能撼动我们的地位,现在我们控制了猪肉的价格,只是历史的重复,我们依旧是无敌的。”

……

众人说笑半天,本间英夫才让仆人去把门口的“大人物”领进来。

片刻之后,走进一人,二十多岁的年纪,全身都是地摊货,与街边的乞丐想比,只是干净了一些,英俊的脸庞却闪烁着智慧,单薄的身躯散发着强大的威压,迈着自信的步伐,带着龙国普通老百姓的使命,龙骧虎步站在众人跟前。

——不是别人,正是穆雷。

本间英夫楞了一下,他不认识穆雷,更没有想到走进来一个“小人物”,心里不免有些失望。

“穆雷,你算什么玩意,你来做什么?!”

龙荣看见仇人不禁大叫起来,虽然他的话难听,却也有道理,穆雷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百姓,代表龙国人和本间家族谈猪肉价格,真的不行,最起码得是个物业吧。

“我是堂堂龙国人,我为了天下苍生!”

穆雷一字一顿地说,短短十几个字,像一股强大的力量冲进宴会现场,又像一道闪电在空中炸响。

沉默!

几秒钟的沉默过后,所有人都露出轻蔑的神情,穆雷的事情,早已经被龙荣广告了很多遍,什么上门女婿呀,什么天天花老婆的钱,最近又多了一条罪名——养小三。

“坐吧。”

本间英夫冷冷地说,指了指地上的一个蒲团,樱花国的人的坐也就是下跪的意思,完全是龙国古代的礼仪。

穆雷看了一眼地上的蒲团,又看了看其他人坐的都是椅子,立时明白,本间家族是要羞辱来谈判的使者——跪着谈判。

求人!

就得跪着!

绝不让步,穆雷挺起胸膛说:“我不习惯蒲团,给我一张椅子。”

“你一个赘婿,哪里这么多屁事。”

龙荣大喝一声,话里却别有用意,龙国的社会里,上门女婿的地位已经很低,但是男女平等,在樱花国,女子的地位低下,赘婿的地位更低。

“哈哈哈……”

果然,龙荣的话音刚落,其他人哄笑起来,平时冷若寒冰的本间真子,也笑得捂着肚子。

足足等了一分钟,本间英夫才对仆人说:“去搬一张椅子来!”

磨蹭半天,仆人却搬来一张旧椅子,表面的油漆斑驳龟裂,四条腿断了一条,皮垫子已经被老鼠啃的千疮百孔,放在地上,似乎风一吹,椅子都要七零八碎。

没法坐,穆雷正欲再要椅子,却听见本间英夫说:

“这把椅子很有寓意呀,你们知道吗?”

“哦,什么寓意呀?”

“爷爷,快说。”

……

“哼哼……”

本间英夫冷笑一声,缓缓地走到破椅子跟前,指了指椅子,带着轻蔑说,“我们樱花国人一向尊重强者,谁强我们就服谁,哪怕强者对我们拳脚相加,把我们打的鼻青脸肿,我们从来不同情弱者,因为弱者就是弱者,永远的弱者,强者来了,我们以最高的礼仪欢迎,弱者来了,就只能有这些破烂椅子欢迎,只是告诫我们一定要变强!”

尤其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本间英夫带着无尽的优越感,在他眼里,自己是成功者,是强者,而穆雷恐怕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弱者。

“我们龙国人也是强者!”穆雷不卑不亢地说。

“哈哈哈……”

几乎所有人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特别是从一个衣着平平的人嘴里讲出来,更让人忍俊不禁。

“疯了,真是疯了,什么大话都敢讲呀,真是吹牛不上税呀。”

“强,你哪里强了,你有钱吗?你有家族吗?你什么都没有,不可能算是一个强者,你就是一个垃圾。”

“敢在本间家族面前说强,真是自不量力呀,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看自己什么东西。”

……

穆雷没有理会众人的冷嘲热讽,踏前一步,对本间英夫说:

“本间族长,我希望你把肉价降下来,我知道,即便猪肉现在十元一斤,你们每年也能赚几百亿,几百亿,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真是天文数字呀。”

“我为什么要把肉价降下来?”本间英夫反问道,一脸的傲慢。

穆雷急忙解释道:“肉价上涨,不少黑心的摊贩为了赚钱,用病死猪的肉出售,已经让不少人住进医院,而住院的花费又巨大,希望本间先生能考虑龙国老百姓的疾苦呀。”

“龙国老百姓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本间英夫满不在乎地说,悠闲地夹起一块鲔鱼寿司,放进嘴里,优雅地咀嚼着。

龙国人死不死,和我本间家族没有任何关系,别影响我们吃饭就行!

其他人都是一脸冷漠,尤其是柯一刀、周万邦和龙荣,毫无悲悯之色,自己的荣华富贵建立在别人痛苦的基础上,好像是一件很自豪的事情。

穆雷怔住了,原本天真地以为,本间英夫受到别人的挑唆,才会极力拉高肉价,自己来解释一番,能把肉价降下来,再回到十元一斤不可能,哪怕是在五十元一斤,也比现在八十元一斤强。

万万没有想到,本间英夫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什么叫绝望!

穆雷终于理解,深深地体会!

见到本间英夫没有谈判的意愿,龙荣再一次跳出来,指着穆雷的鼻子嘶吼:

“滚,滚,你这一个废物上门女婿,以前你还有一点钱,最近你把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个叫白梦瑶的贱人,你现在什么都没有,即便是你个煞笔想在金融市场上狙击我们,你也失去了本金,你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

听到龙荣的话,所有人对穆雷更加鄙视,没有钱的操盘手,就像是失去牙齿的老虎,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如今的穆雷,确实没有什么钱,虽然在比特币市场挣了一些钱,还不到一亿,而本间家族通过猪肉的拉升,资产已经越过万亿!

一比一万,力量悬殊巨大!

“送客!”

本间英夫大吼一声,离开了宴会厅,从进来到出去,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一口水没有喝,一句客气的话没有听到。

当穆雷回到龙国的时候,没有直接坐飞机飞回赢都,而是到了海岸边,慢慢地在海滩踱步,每一脚踩进深深的沙滩里,留下一串长长的足迹,天空中海鸥飞翔,望着碧蓝的大海,穆雷的脸色露出微笑,已经找到战胜本间家族的方法。

只是,先让那个人动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