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绯靛・缘 第四十二章 离悴鞭

倾绯靛 落郎 4367 字 9天前

风义轩屋檐下,秦洛与那男子交谈片刻,便互相作礼拜别。

孙影倩上前,“秦洛走,我们去用午膳。“

“不了,我还要去练剑。“

“你又不吃饭啊。“

元夜上前劝道,“师姐,你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不是不吃,我是还不饿。“秦洛对自己身体还是了解的,现最重要的是提高剑术。

“那好吧,我给你带几个包子,等你回来吃。“孙影倩每次带的粮食,秦洛回来也只吃两口,废寝忘食说的就是现在的秦洛。

“那就谢谢影倩了,我先走一步。“秦洛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源宇带着小夕一行人走在树林小道上。

“前面便是风义轩了。“他指向前方。

小夕侧头,和后方弟子使了眼色。几位弟子互相对视,跑到源宇身旁,“源宇兄,我们先去那儿看看吧。“

“哪儿?“

“那呀,走去看看。“

源宇被几位姑娘扯去另一边,而小夕和一弟子则留在原地。她们望着庭院拱门,上面写着“风义轩“。

“看来就是这了。“小夕神情瞬间没有了刚才的纯良,如今只想替师姐报仇,“我们进去吧。“

走了几步,庭院很是宽敞,来往人不少。那弟子探了下,拦住两位南仓初阶弟子,“想问下秦洛在何处?“

“是找秦姑娘的呀。“初阶弟子回头望去,见位穿南仓弟子衣着的姑娘,指道,“秦姑娘在那儿呢,穿着与众人不同,特别好认。“

小夕见那处一女子,正持着剑走向别处,心中愤恨涌起,直接拔剑快步向前。

秦洛感知杀气,侧头见一姑娘持剑刺来,转身躲过,一脸茫然。

这姑娘是谁?

小夕站稳脚跟,回旋一挥剑。秦洛后撤几步,下腰躲过。小夕更是步步紧逼,一剑剑向对方砍去。秦洛剑鞘轻巧挡去,这姑娘气势虽大,但武功平平。不过秦洛还是不知这姑娘何意?

她本想上前询问,可此人根本听不进,招招攻其要害。

风义轩膳房内,一男子飞奔过来,大声喊道,“秦姑娘和一个不知名的女子打起来了!“

“什么!“所有人不约而同停下碗筷,一脸不解。

元夜担心秦洛安慰,起身向外奔去,孙影倩、司徒昊和嫣儿紧跟其后。

“怎么回事啊!“

“那女子怎么杀气腾腾的?“

庭院旁弟子见情形,似仇家找上门。

秦洛被这女子纠缠不休,甚是不耐烦,驱使轻功闪现其旁,狠狠握住对方手腕,向下一掰,只听一关节声响,小夕瞬间痛苦不堪,佩剑脱手。

秦洛用剑鞘将此剑打去远处,直插庭院矮墙面上。

铭花坊弟子着急跑来,“小夕你没事吧。“

秦洛见此人还有同伴,便放开手。小夕握着手腕,向后退几步。她尽不知秦洛武功如此高强,神色有些慌乱,但怒气没有消退。

身旁弟子愤愤不平道,“喂,你们南仓弟子怎么能伤我铭花坊弟子!“

秦洛见此人不分青红皂白,想是来找麻烦的。她刚想说话,孙影倩一行人便跑到身旁。

孙影倩气急败坏道,“你睁大眼睛看看!是谁先出手的!“

“你!“铭花坊弟子可是无力回嘴,这周围人可都不瞎,“那有怎样!“

“怎样!你这姑娘不讲理还夹杂着不要脸。“

司徒昊看两边气势汹汹,又观察那女子服饰,拉住她道,“影倩,他们是铭花坊弟子。“

“是铭花坊弟子就能偷袭伤人吗!“

“铭花坊?“秦洛觉知这势力很耳熟。

小夕怒斥道,“就是你!是你伤了我师姐!在春邺大会上!“

孙影倩悄声问司徒昊,“她们师姐谁啊?“

“我只知她们师姐是俞林月,可我不知秦洛有没有伤她啊!“

“你怎么这都不知道!“

“春邺大会!又不是一般人能上的!“

秦洛也是一头雾水,她在春邺大会上伤得人怎会一一记得?

小夕看她毫无表情,不在意的模样,更是惹人恼,“就是你用冰丝伤我师姐,害她身上有十几处伤痕!“

秦洛好像想起些,那时想引陌宸出战,所以出此对策。她内心沉重,想是来替那人报仇的。

孙影倩看向秦洛,见她脸色焦虑,“秦洛?“

“是我伤的。“

一行人感到惊吓,司徒昊赶紧劝道,“那只是个意外,这件事南仓已经做过解释了。而俞姑娘已经伤势痊愈,就不用计较这么多了吧。“

“你们南仓现在说什么都占理,可我师姐被沦为笑柄!又该如何解决!“

秦洛向前几步,恭敬道,“那日是我做得不对,重伤两位的师姐。但这都是我一人所为,姑娘请勿迁怒南仓。“

“秦洛?你这是要一人承担?“司徒昊着急道。

秦洛低下头,表示万分抱歉,“过错在我,我愿悉听尊便。“

“秦洛!!你这是往火坑里跳啊!“

小夕被秦洛态度的转换有些震惊,不过师姐的仇是肯定要报的,“我们是不会要你性命,只是我师姐的伤痛你也要感受一番。“

孙影倩气得牙痒,“你别得寸进尺啊!“

秦洛将她拉回,看向小夕,“姑娘要如何才能解心头之狠?“

小夕听她这么委曲求全,阴笑着和旁弟子道,“把你离悴鞭给我。“

小夕拿到后,展开鞭子。此鞭犹如细长藤蔓,而上面则环绕一圈圈尖刺,“你当时伤师姐十多下,我便用此鞭伤你二十下,这样才算公平。“

司徒昊一看此鞭,顿时慌了,“这是离悴鞭啊!被此鞭所伤,可是痛至入骨。那倒刺看起来没伤害,但一挥力,锋芒就会发烫,伤口如灼烧般,而且难以愈合。

“天呢天呢!不行!“孙影倩向前阻止,“还说不要人性命!全是胡扯!“

元夜在旁道,“姑娘,请不要为难我师姐,我来替她承受。“

“元夜你疯了?“

元夜再此低头道,“我来挨那二十鞭,请姑娘绕过师姐。“

秦洛将两人扯至一旁,凝重道,“你们听好了,这是我一人之事,你们现在是南仓初阶弟子,一举一动都代表南仓,不准给我搅和进来!“

“这弟子我也不愿做!师姐就让我替你承担吧!“元夜紧紧抓住秦洛,他不想再见她受伤,已经离开群玉山了,为何还要受此痛苦!

“元夜!你冷静点!不会有事的,再说我当初做的事总要还的。“秦洛向铭花坊弟子走去。

元夜再此抓住,“师姐!“

“你再阻拦!我就不认你这个师弟!“秦洛目光投向元夜,眼中散发怒气。

元夜不敢违抗师姐命令,以前如此,今日也如此,他紧握双拳,心中情绪难以平静。

孙影倩也是初次见她这么生气,可眼看要被那两女子欺负,难道什么事情都不做吗?

“司徒昊,你快想办法!不然秦洛真得会死!“

司徒昊也心急如焚,“你们都是弟子,我也只是个外人,都插不上手啊!“他敲了几下脑袋,突然眼睛睁大,“陌少!!我去找陌少!!“

话落,司徒昊跑出风义轩,寻找陌宸身影。

秦洛向铭花坊弟子作礼,“我答应你。“

小夕挑了下眉毛,“你背对着我们,跪在那处!“

秦洛深呼吸,照她们要求,向一处走了几步,膝盖弯曲,跪在冰冷青石板上。

她低下头,回想当时一切,苦笑着自言自语,“因果循环,皆是定数。“

另一边,小夕握紧离悴鞭,手臂向后蓄力,再猛得向前一甩。

鞭上倒刺如火烛燃烧,直接打在秦洛背上,瞬间出现一条长血痕,伤口处衣服也稍撕裂开。

秦洛双手紧握衣角,感觉伤口如灼烧般疼痛,她咬着下唇将疼痛忍下,可这只是开始。

小夕见此人能忍住第一鞭,倒是小看她了,“我就不信你能忍下剩余鞭数!“

她继续抽鞭秦洛,每一鞭都用尽全力。孙影倩着急上火,可她做不了任何事,她知道秦洛的意思。秦洛不想牵扯南仓,若她上前阻止,只会弄得更糟,现在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司徒昊身上。她不断祈祷,“司徒昊你可快点啊!快点寻来陌少啊!“

难道只有孙影倩急吗?元夜全身气到发抖,可他不敢违抗师姐,他曾有一次违抗,却差点让师姐送命,这件事成为心中阴影。

他回忆群玉山时,秦洛满身伤痕,眼神如此绝望...

元夜脸颊划过一丝泪痕,轻声唤道,“师姐...“

南仓山山腰处,眺望崖外,水天一色,美如诗画。这里便能俯视山外的一切,山下树林如同绿点,瀑布也显得如此窄小。

俞林月抬头望向天空,情不自禁伸出手,嫣然一笑道,“这云好似触手可及,林月能见如此风景,还要多谢陌少指引。“

陌宸平静望着远方,一言不发。他环视这里,不由得想起秦洛。儿时秦洛带着他来到此处,观赏景色,她那儿时可爱笑容,难以忘怀。

俞林月见陌宸不语,好像在深思,“陌少是想到了什么吗?“

陌宸深吸口气,“没有什么。“

“看陌少如此忧心忡忡,想是在为公事烦恼吧。“

“俞姑娘多虑了。“

陌宸平淡道,他现在不想多言,这一个月事务繁忙,只见秦洛两次,初次还并不愉快,他自知用首领身份强压秦洛,定会恼怒她。

而后一次也是如此,秦洛练完剑就离开,一刻都不想与他独处,看来是彻底惹恼了。陌宸还想该如何挽救这段关系,今日还想与她好好交谈缓解一番,现是彻底打乱计划了。

俞林月捋丝头发,放在耳后,“其实我崇拜陌少很久了,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

“俞姑娘,报恩这件事,我想还是了了吧。“陌宸得赶快解决此事,以免多生事端。

“为...为何?“俞林月一脸茫然,是因今日鲁莽上山,惊扰到陌宸了?

“那次是南仓分内之事,毕竟春邺大会办在南仓,必定要保各位安全。“

“可...“

“若姑娘执意如此,可否饶过我南仓弟子秦洛,当初伤你之事,她并不是有意为之。“陌宸不想理会此事,就是因秦洛,如今这样只好明说了。

“那弟子的传闻我也略有耳闻,那时她...“

“俞姑娘饶过她,就当还恩了。“

俞林月勉强微笑,感觉到陌宸对这姑娘很看重,“我也并不打算怪罪她,我自知那弟子是出于无奈。“

“那我在此谢过俞姑娘了。“陌宸作礼道。

“陌少不必如此,如此为弟子求情,真是人心宽厚。“

“陌少!!“

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陌宸听此声就知是司徒昊。转身见他匆忙跑来,狼狈不堪,平淡问道,“你怎么来了?“

司徒昊可是管不上仪容体态,拉住陌宸,大喘气着,“终是找到你了!“

陌宸勉强维持笑容,毕竟有外人在,不能太数落他,扯开他手,“司徒昊你可冷静点,我这还有客。“

“你!你!快去救秦洛!!“

陌宸一听面容失色,捏住他胳膊,“秦洛!怎么了!“

“铭花坊弟子知道伤她们师姐的是秦洛,想让秦洛也尝受同等伤痛,便用离悴鞭抽打她!快去风义轩!不然秦洛就!“

陌宸没听他讲完,头也不回,便往风义轩赶去。俞林月听此事与自家弟子有关,紧跟其后。

风义轩庭院围满了人,他们鸦雀无声,只听院中一阵阵鞭声。这鞭声利落响亮,环绕四周,让鸟儿都不敢接近。

“元夜...“孙影倩强忍泪水,“第几鞭了?“

“十...十七...“元夜紧紧咬着牙,见秦洛背后满是鲜血,血液不断流淌而下,染红衣衫。

秦洛跪在那处,后背每一道伤痕如火烧一样,每一鞭的疼痛都钻进骨血里。她还在不断的隐忍一切,嘴角已被自己咬伤,流出一行血液,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这女子居然还撑着。“小夕本就是想要秦洛一条命,来接心头之恨的,可她完全没有失去意识。

小夕再次用力一鞭,秦洛咬住嘴角,再次忍下一击。她深呼吸,眼神中没有柔弱泪水,却变得更是坚韧冰冷,充满血丝。意识更是越来越清晰,感受着一次次疼痛。

“最后一鞭了...“元夜说出的每个字都十分沉重,这二十鞭一刻钟的时间,对他来说却无比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