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选择死亡

阴棺借道 木木檀香 2430 字 9天前

其实在问之前,我心里已经作过一个设想,青姑要我杀的人,肯定就是王瞎子。

因为我们这几个人当中,好像只有王瞎子才同她有直接的冲突。

但意外的是,青姑并不是让我去杀王瞎子。

她语气十分冷漠,阴森的望向我道:“陆缘,我要你把受伤的那个丫头杀了!”

受伤的丫头?

我心中一惊,青姑这不是让我去杀李玥吗?

我真不明白青姑为啥要这么做,但无论她让我杀身边的任何一个,我都是不会答应的!

“怎么,你不愿意?”

青姑冷笑了声出来:“陆缘,你只有两天时间考虑,杀与不杀你自己看着办,反正后果你心里清楚!”

“对了,顺便提醒你一句,不要试图告诉其他人,因为那样不仅救不了你自己,反而还会连累更多的人!”

丢下这句话之后,青姑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我一个人傻愣愣的杵原地上,一时不知所措。

青姑让我去杀李玥!

可我如何下得了手?

李玥曾经前后两次舍命救我,我怎么能忘恩负义的对她痛下杀手?

可要是我不按照青姑的意思办,那死的人将会是我!

青姑让我这么做的动机究竟是啥,我始终也想不明白......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李玥做好早饭,叫我和吕乐过去吃。

吕乐吃得津津有味,可我看着桌上的饭菜却是没有半点的胃口。

“缘哥,你怎么啦?”

见我似乎没啥食欲,李玥问了一句。

我摇摇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事,可能晚上没睡好。”

吕乐问我年纪轻轻的,晚上睡不好觉,是不是碰上啥烦心的事了?

青姑的事,我不能说,只好强颜欢笑的说:“没啥,可能是最近事情太多,心绪有些不宁。”

吕乐让我去抓一副中药,说能管用。

可我哪有心情理会这些,推脱说离镇上太远,太麻烦。

李玥一听,说她有办法。

以前她爷爷老村长经常失眠,后来问人要了一个土方子,可以助眠,调内息。

李玥说,吃完早饭就去找那几味山药。

我说,不用了,没那么严重。

但这妮子坚持要去,我没办法,只好不再说啥。

饭后,吕乐动身回了局里。

他说,正好趁这两天清闲,回去作个报告。

其实,我知道,本来这次任务,他随便编个借口对上头也能交代的过去。

之所以还要继续留下来对付贾道光,完全是出于他个人的意愿。

怎么说呢,也许是正义,也许是道义,更可能是因为大义,一位仁者的大义!

就像上一次,为了救我和李玥脱险,他不惜牺牲自己来换取我俩逃生的机会。

这事,一般人很难做到!

有时候,生死真的就在一念之间......

我觉得,当真正面对生死的时候,要看是什么条件,能够活下去的,怎么也要尽力的去把握,毕竟蝼蚁尚且偷生。

但是这一次,我只能选择放弃,不是我不想活下去。

而是因为青姑交代的事情,我无论如何也办不了!

我不能杀李玥!

吕乐和李玥都能在危机关头舍己为人,我怎么不能?

打定主意以后,我不再纠结啥,同李玥一起高高兴兴的上了山。

她说要采药,索性我就陪她一起去。

与其闷闷不乐的在家等死,倒不如开开心心的走完这最后一程!

人有时候,说不定真正的放开了一切,才能活得自然舒坦。

大山里,阳光明媚,各色的花草欣欣向荣,是那么的富有生命力。

李玥整个人自从康复以后,似乎也变了许多,不再像以往那般沉默寡言。

一路上都同我有说有笑,果然爱笑的女孩都不会太差。

这一刻,顺着林间透进来的微光,我才发现,其实李玥也很美!

尤其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

“缘哥,大山里真的好美啊,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每年五月的这个时候,都陪我到山里看风景?”

李玥眨着眼睛,含情脉脉的望着我。

“好啊!”

“你骗人,你这语气一听就太勉强!”李玥憋了一下嘴。

“没有,我真的答应你!”我心中隐隐一痛。

“那好,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你可不许反悔!”

李玥笑了,很开心的笑了出来。

时间这东西很奇怪,有时你刻意的去在乎它,就会发现它似乎过得异常的缓慢。

而不做理会的时候,它又快得如同流水。

两天很短暂,很快就过去了。

我知道,该来的始终都要来。

晚上,等李玥睡下之后,我悄悄出门往落葬坡的方向行了去。

青姑让我办的事,我办不了,也不想连累其他人,到期主动上山是我唯一的选择。

一路上,我想了很多,心里也有许多的不舍。

但现在都已经没什么卵用了。

我一步一步的朝落葬坡走,每跨出去一步,心里就跟着沉一下,等快到落葬坡时,我心里好像早就已经麻木了一般。

以前到这里来,总会莫名的慎得慌,现在却全然没有一点这种感觉了。

也许是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我点燃蜡烛,静静的立在原地。

很难想象,有人敢在漆黑的夜里,独自一个人到诡异的大山上来。

过了不久,一阵风缓缓的吹了过来。

蜡烛的火苗随之微微的跳起来,发出“噗呲噗呲”的响动。

我知道青姑快要来了,不由将手里的蜡烛捏得更紧了些。

呼——

突然的一股劲风,将蜡烛直接吹灭掉。

我吞了口唾沫,就见左侧边上,那副诡异的大白棺材已经悄无声息的冒了出来!

紧接着,青姑冷冰冰的话语也随之而来。

是一声愤怒的责备。

“陆缘,你为什么不杀了那个小丫头?”

我一转身,就见青姑的那只血红色大眼睛,已经死死的把我给盯住了。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嘴上说道:

“她是我朋友,而且三番两次的救过我的命,我绝对不可能杀她!”

“哦,是吗?”

青姑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那这么说,你是宁愿自己死了?”

“不错!”我把心一沉,不卑不亢的说道。

“呵呵呵呵......很好!”

青姑冷冷的笑了几声,然后拿出一颗药丸递到我面前。

这一次,不等她说话,我就主动接过那东西,仰头吞进了肚子里。

如果是穿肠毒药,或许能死得痛快一点!

青姑十分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接着又指了指边上的白棺材。

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上一回已经试过了,不就是扛棺材吗?

大不了她这一次借机索命,反正横竖都是死!

我沉了口气,径直走到白棺材前,想也没想直接就使劲扛起来,往落葬坡上面行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