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一章 原始人战斗的方式

夺天造化 醉后星辰 5013 字 16天前

三日后。

无时无刻不握着翎霜寒的手的凌宇终于是凭借着自己的感觉找到了顾惜命口中的果实。

果实很多,因为能够来这里的羽族很少,有能力来到的,基本上都是有一定的能力凭借自己自身的实力提升境界,根本不需要所谓的血脉精纯,所以一定程度上对这些果实不屑一顾。

这导致了产量虽然小,但是没人吃,累计下来的果实还挺多的。

着实是浓郁的气息。

凌宇首次松开翎霜寒的手,然后默默地捡起最近那掉落的果实。

“凌宇~”翎霜寒用渴求的双眼看着凌宇,她是真的不想自己认定的男人受到伤害,虽然眼前男人只有半个。

“放心吧,不会死的。”

凌宇奇迹般地伸出手抚摸着翎霜寒的头,如同过往凌茱萸抚摸他的头一般。

不过,这说的是人话嘛?

不会死。。。那受到不能逆转的伤害呢?

当凌宇将果实放在嘴边轻轻咬破。

温暖的汁液如同喷泉一般涌入其喉咙,一点都不给喘息的机会。

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味道,感觉就像是水淀粉一般。

可以说是最为本质的能量了。

不对!

凌宇瞬间感到不对劲。

他连忙将果实的汁液喷出。

只可惜慢了一步。

体内非凤凰的血脉开始燃烧,最极致的是骨骼也开始燃烧。无法恢复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一步迈出万劫不复啊。

“是我大意了。”

凌宇连忙坐下,尽一切能为保住自己的意识,现在的他有苦说不出,根本无法回应翎霜寒对他的担忧的话语。

而就在这时。

变化的规则,变调的灵魂在禁地之内聚集。

是谁打开了数个混沌纪元的封印?

邪异的氛围触发羽族的哀嚎。

王者的悲悯从不会给最为下等的生灵。

顾惜命有感,他的双眼看向了远方。

那里是笼罩的黑云,是无暇的雷光。

这是怎样的力量。

渐渐地,顾惜命的双眼多了些许的彷徨。

有风的怒号,月的寒霜。

“这力量变调的强!”

顾惜命轻声呢喃。

“未曾见过的力量。”

虹彩儿的记忆中从夺天道塔的回忆中也未曾学习到类似的事情。

似邪非邪,似魔非魔。但肯定不是人了。

荒古的遗忘者。

被羽族千秋万代封印的虚无者。

这是~

当有另类的生物从旋转着充满雷电的乌云中缓缓落下时。

“始祖鸟!”

惊疑的面庞,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表情。

“始祖鸟?不可能啊那不是你地球上的生物吗?”

虹彩儿跟着一起惊讶了。

这~难道这就是历史掩埋的真相吗?

“惜命,我感受到了来自血脉深处的恐惧与向往。”这一次是紫椛在掌控身体。

“始祖鸟应该是你羽族最为初始的血脉了。”

顾惜命逐渐冷静。

按照地球的分类,人族应当是与獠族跟印族最为接近,所以其不会受到血脉的影响。

但又根据龙兽争霸的原则,顾惜命不由自主地激发出了战意,想要与其一战的战意。

殊不知,其看守的乱世邪源竟然也是躁动起来。

战意,与道元一同的战意,这让顾惜命的气势拔升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顶峰。

“惜命,你怎么了?”

看着顾惜命充满战意却又冷静的双眼,紫椛内心淡淡升起一种来自未知的恐惧,明明眼前的男人是自己最为亲近的人啊,怎么会有陌生的感觉呢。

“我祖传的血脉因为始祖鸟的出现而沸腾了。”这是独属于人的战意。

顾惜命的铠甲自主出现,将顾惜命表面上的要害尽数覆盖住。

铠甲上没有动物的体征,有的,只有各种阴纹,是类似道印的纹路。

的确,始祖鸟似的的异兽在将血红的双眼睁开的刹那就盯视着禁地之内唯一的纯粹的人类。

“人族,战斗!”

“哼!战斗!”

顾惜命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随风剑出,而五行逆道之器被压制。

始祖鸟有着大地与天空的规则,全方位压制着顾惜命。

而手臂上的羽毛比之一般的帝器也不枉多让,这是一种天生的武器,天生的,无法后天修炼来的武器。

顾惜命随风剑虽然随着顾惜命的不断升级也在不断进化着,但是着实不是始祖鸟羽毛的对手。

几次交击下便是损坏无数。

顾惜命只好收回随风剑,以自身铠甲为武器,与始祖鸟近身搏斗。

始祖鸟也是激发了凶性,真就是缠斗起来。

双方一点道德准则都没有。

始祖鸟攻击顾惜命的双眼,顾惜命头盔被打飞而撕咬着始祖鸟的脖颈。

他们从天上打到地上,滚滚尘烟迷人眼。

根本就看不到内部的情况,羽族都被压制而不能有任何的动作,只能看着眼前的尘烟弥漫。

不知打了多久。

始祖鸟的羽毛掉了很多,而顾惜命身上的铠甲也是脱落了很多,露出里面玉色的身躯。

终于,有了一些结果。

顾惜命在邪气的加持下,两颗突出的獠牙终于是刺破了始祖鸟的肌肤,最后用力下将其翅膀给扯了下来。

“吼~”

独属于人族的嚎叫。

始祖鸟激发血性,尖厉鸣叫。

“吼~”

战斗的画面被诡异的录下,在羽族禁地世界里播放。

这又是谁的作为。

“住手!”

可以看到是玄域火凰。

只见玄域火凰只手遮天,将自身力量释放出来,是一种十分未明的力量。

这股力量将始祖鸟包裹住再一次封印住。

“真是,才没离开多久。就出来作妖。”玄域火凰绝对的力量竟是不受到始祖鸟的血脉的压制。

“前辈。”顾惜命恭敬施礼,“多谢前辈出手。”

顾惜命因为没有了目标,战意逐渐消退,其自身的状态也回复成正常状态。

“你自身战意好高啊,比之我的儿子都要高上不少。”

玄域火凰温柔地道,她提起自己的孩子后那种慈祥的感觉让顾惜命感觉温柔

“这是我们的祖先始祖鸟。”

哈~

还真叫这个名字啊,顾惜命摸了摸后脑勺。

“万物同源,从地球上出来的你,比我更清楚这个道理。”

玄域火凰继续道,她一边说着,一边将紫椛从恐惧中恢复。

“但是同源不同祖,就人类而言,燧人造火,有巢筑房,这些才是我们的祖。”

不知为何,顾惜命想这么解释,而且十分急忙的解释。

“这我知道,我们都是自然之源的分化,但是最初始的始祖都不一样。”

顾惜命想明白了一些。

因为始祖鸟的一些特征除了羽族还有许多其他现有种族的痕迹,比如獠族那样特意化的牙齿。印族的皮毛之类的。所以他们想掩盖真相?顾惜命往阴谋论上面想了。

是啊,关于始祖鸟,这种过度物种的记载除了地球好像哪里都没有那么多。

也许,或许,···

顾惜命一瞬间想了很多。

“真如你想得那样。”

玄域火凰笑着道。

好吧,真是在黑暗中的历史呢。

不过这是人家上层的选择不管自己什么事情。

等等,自然之源?

“你们不是经常这样说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差不多的。”玄域火凰好似看出顾惜命的疑惑与惊讶,她直接说出,为顾惜命解答了疑惑。

“有源的也好,无源的也罢,天地一瞬,霜冷残裘,黑心之苦有情人。”

微微叹气。

在此地的依旧只是玄域火凰的一根羽毛,所以在将有限的消息告诉依旧有无限疑惑的顾惜命后,化作了天地间的一缕青烟消散在世间,唯独留下一根彩羽。

羽毛上的颜色对应着所有留在禁地世界的颜色的人类羽族。

看来,当初化作人族羽族的幻彩凤凰和这玄域火凰还有点亲缘关系。

“惜命。”

紫椛缓缓走来。

“嗯?看你眼神,你是在担心我?”

顾惜命温柔地搂住紫椛的腰肢。

“嗯,感觉你心态变了。”

嗯,心态的确变了很多。

在被始祖鸟激发出战意,后来又亲口听玄域火凰讲述过去的事情,内心十分旷阔。

“我的心态变了啊,因为我更像是一个人了。”

心脏在跳动,红色的心将纯粹的能量供给全身。

那种暖流,是身为人的自豪,红色的血是最为纯粹的一切。

此时,可以看到,独属于顾惜命的道印纹路一顾惜命胸口为起点逐渐辐射到周身,又尽数隐没在体内,外面依旧是完美的,完整的是身躯,作为一个人的身躯。

凌宇方面。

为了突破自身血脉极限。

凌宇不得不引导进入体内的纯正的能量,但是又不得不放弃自身力量。

两厢矛盾下,凌宇很是痛苦。

这个时候,就需要阴阳结合了,但是也需要一个引导者。

顾惜命不好出面,那就让金羽重楼出面呗。

“你是什么人?”

见一着装十分暴露而且十分有料的美女很突兀地出现在自己眼前,翎霜寒不由得用自己略显单薄的身躯将之凌宇护住。

嗯,相对于金羽重楼单薄吧,实际上还是很有料的。

“不用这么提防我,算起来我还是你们金羽的老祖之一。"

仅仅是微微眨眼,金羽重楼就从翎霜寒眼前消失了,而身形再一次出现则是在凌宇身前。

金羽重楼抚摸着凌宇的面庞。

温暖的手指让凌宇感受到了安全感而舒展了些许眉头。

“凌宇现在的状态很危险,需要有人来解决。”

一边抚摸一面往下。

“嗯,不错。还挺强壮的。”

···

“你干什么!你,放开啊你。”

翎霜寒意欲握住金羽重楼的手令其离开,但是因为血脉的压制根本无法往前一步。

双眼的着急啊,看得人心碎。

“我在想啊,目前在场的女的只有两个,一个你,一个我,你啊,肯定不愿意奉献出你的身体了,那只能由我来了。”

金羽重楼憋着笑道。

“谁说我不愿意的?”

翎霜寒脱口而出,但是想不到奉献自己身体的是什么。“不过什么叫奉献我的身体?”

“阴阳调和呗。”

哦,就是那方面啊,但是翎霜寒大大的眼睛中有着小小的疑惑,她至今不懂。

好吧,金羽重楼在翎霜寒耳边轻轻呢喃,讲清一切。

越说,翎霜寒的脸颊越是有红晕。

敢情是这方面的事啊。

“我,可以。”

虽然话语犹疑,但是双眼坚定。

不说别的,金羽重楼自己也未曾想到翎霜寒这么···那个啥。

捂嘴轻笑间,另一只手召唤来金色羽毛在周围布上隔绝的法阵。

顾惜命的分身自戮世锋火中缓缓走出。

“真是一个奇女子。”

“比我当初厉害多了,若是我再强硬一点,你就要叫我嫂子了。”

金羽重楼开玩笑道。

的确如此,天鸣的女人不就是顾惜命的嫂子吗?

但是顾惜命自信于天鸣不会这么缴械投降的。

唉~

说起来,天鸣哥哥怎么样了,自己好像很久未曾见到啊。

心之所致,而引发所想念者的回应。

眼前的空间破碎,露出里面的本质。

有两个人站着。

一者天鸣,一者若木羽衣。

其身后是尸骸,是古战场。

能够看到,尸骸的绝大多数是过度物种,原来掩盖真相的不止是羽族,是现在所有种族都默认的事。

“天鸣哥哥,还有,若木羽衣!”顾惜命失声惊呼。

“天鸣~”

金羽重楼突如其来的发嗲,让顾惜命从惊讶中回来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我槽!”若木羽衣脏话脱口而出,“你这女的怎么在这里?不对啊,时间好混乱啊,你幻化成戮世锋火的时间和你从地球出来的时间对不上啊,等等,等等,哪里不对劲。”

天鸣则是一脸平静地道:“因为时间早就混乱了啊,逆神类的出现,邪之子夺取邪源的力量,沈信的穿越,时光城,或者叫时空城随禁忌长城从陌生的深渊中新生,种种情况都是时间紊乱造成的,只是我们实力太强所以感受不到时间的畸诡而已。”

禁忌禁忌长城?哦,是了,联想到时光城那说的就是自己的水晶长城。

所以这一切的起点是那里吗?

“惜命,我昂长的话简短地说明吧。”

“嗯,我听哥哥的话。”

“你身上不仅有乱世邪源,也有着其他的源,这些源只是借着你的身体施展他们的手段而已,除了乱世邪源,其他源没有一个是真心的,你大可随意使用,不用怕他们对你做出不好的事。另外,羽族禁地的幻彩羽脉都是你师父的族人,也是我一好友的族人,只希望未来出事的时候你能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为他们留下传承的血脉。重楼你现在大可以离开了,我找寻到真正复活赤羽灵霄的方法,你可以去找寻这些关键的物品,放心,他复活后依旧是男人,至于绿羽玲珑,她在顾惜安身边,很安全很滋润你们不必担心。嗯~对了,惜命你的夺天造化绝大多数是原创,这很好,但是自己的道如何走正则需要你自己的考量,我们外人无法帮助你,玄火之刃可以帮助你找寻到天火地火和荒火,待你集齐火焰后,就是你大成的时候,恐怕那时候你就屹立于源战争的顶尖舞台上了,话就这么多,信息可能有点多,所以你还得花时间好好消化一下。待你通过自身实力的成长有能力找到我的时候,就是你的椛儿得到她自己的身躯,和虹彩儿能够正常修炼的时候,我虽然为你挡住了许多暗处的阴谋,但是一个人难以顾及全部,未来需要你自己去争取。”

天鸣脸上的微笑随着话语的增多而逐渐消失,取之而来的是一种沉重,看来顾惜命的未来真不简单。

“惜命,我啊实力有点弱,所以没有你需要的消息,但是你的顾心安我帮你安排地很好,你现在的家人都很好,我都为你保护着呢,所以你不必担心他们,我们有着共同的祖先,这就是在异乡遇见你时我想帮助你的原因。”

若木羽衣的话倒是很简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