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尚有三境待君临

形形色色,或私欲、或被迫各自理由下的背叛,在吞梦雪魂的手段下,纷纷映现在各族代表面前。

背叛者,的确存在。

他们虽然早就想过,但却不敢去实践,这也为他们的无奈划下了墨彩。

几乎所有人,都与一个上界的宗门势力有所关联,而综合他们所有人的网络,最后,百族代表们发现,那些宗门势力多是依附于神庭或者四大神宗者。

结合先前夜狼的身份,与那爆料出来的未知计划,众人心里多少有了点底。

“诸位,我知道你们很心痛。不过放心,我们之间的事情,他们并不清楚,因为,在吞日龙蛇他们现身之后,吞梦雪魂便隔绝了他们的意识。”

楚飞扬沉声,这种事情,放在谁家都不好受。

“楚宗主,既然雪魂可做到这点,为何不早点……”疾风长老苦笑连连。

“是啊,这样的话,他们与其背后之人联系不断,七大元灵之事,岂不已经被神庭与各宗知晓?”拓跋宏业接口道。

楚飞扬无奈的摇摇头道:“这件事情,是瞒不住的。与其让他们查出来,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们。本座,已经不是好惹的了!而且,他们现在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这点倒是可以好好利用。”

“这……怕是不太可能吧!”

众代表看着那绵延数百里的四重拟态,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还能不知道。

“至少现在,他们是不知道。”楚飞扬自信道:“难道,你们就没有注意到,四境归一后,每一个地界,都未曾出现他们的人?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们在其他三个葬地之内。”

“那楚宗主的意思是……”

“请诸位以最快的速度,悄然回到各族,肃清内部!若你们还想重返上界,脱离自封状态的话!”

楚飞扬傲然挺胸,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各族代表都是人老成精,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而且,他们也看得出,这小子逆境成长之快,现在他们既然是统一战车,未来,必有风波降临!

“好!我们明白了。”

“嗯,待比赛结束后,本座会让各族血脉回归本族。”

虽然那些传承血脉的修行已经自成体系,但回去补给一下,也是必须的,刚好还能带弟子们进一步的历练,这次游戏大赛,也算是楚飞扬给各族一个台阶,增进友谊,建立情感。

“就此别过!”

各族代表纷纷告辞,至于那些背叛者,也都被楚飞扬暂时丢到了万魔镇狱,现在带走他们,要是被人察觉,肯定会有麻烦。

“神庭……你们到底在找什么?”

清净片刻,楚飞扬心绪万千。

四境之中,不见神庭与各宗之人,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有既定的目标,而那个目标,在楚飞扬从未接触过的其它三个葬地之内。

尚有三境待君临!

几个时辰后,四境屏障。

七元葬地的七个世界本为独立空间,内部原本的空间屏障,并没有外界那道强大,基本上虚空境以上修为,都能轻易越境。

但现在,四境归一后,其能量屏障十分的混乱,而且无法辨别另一侧,究竟是什么地界。

“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接下来,三境之中,有狗子的老家,运气好的话,你们……”吞梦雪魂轻声传音道。

“别,最好还是不要去他老家了!”

楚飞扬连连摆手,狗子的脑袋也摇成了拨浪鼓。

要是直接撞到那原身的枪口上,八成要完蛋了。

“你确定要去?”跃龙行有些踌躇,毕竟,剧变之后的七元葬地,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知道了神庭可能有阴谋,他们两个是肯定要跟来的,更何况,还需保证虚弱状态下的楚飞扬安全呢!

“放心吧,我虽然现在在虚弱期,但也不是人人捏的。”楚飞扬笑道,先前之所以没有让吞梦雪魂提前动手,便是要让那些背叛者背后的家伙知道,通天一指的威慑。

“狗子交给你了!”

“呜汪,看本汪的。”

狗子大口一张,电饭煲出现在身前,看的吞梦雪魂一时无语。

“我先离开了!”

吞梦雪魂落荒而逃,狗子双腿直立,鄙夷道:“切,没见过世面的女人!”

“专属技能:魔封逆转!”

长期修养,狗子挖掘出了电饭煲的第二技能,将以前吸收的能量,逆反作为攻击模式,效果奇佳。

啪的一声,电饭煲打开,内中冲出翠绿洪流,犹如劈天利刃,狠狠滴撞击在了身前的屏障之上,混乱的能量态,顿时本逆转的封禁力量稳定。

趁此机会,楚飞扬控制千幻战船,开足马力,一举冲破界限!

极光一瞬,空间屏障已在身后,狗子傲然的收起了自己的电饭煲。

跃龙行与琥珀面面相觑,相互传音道:“这狗子,不简单啊!”

“这里是哪儿?你们能认出来吗?”

举目四望,天空是熟悉的灰蒙蒙气流,这片地界,似乎没有受到先前能量流的冲击。

四方大地,十分的诡异,金银色彩交错,阴阳双分。

金色为水流江河,广阔无际,银色却是一颗颗只有树干,没有枝叶的诡异林木,铺满了视线中的每一个角落。

身旁,狗子的情绪很激动,毛发颤抖,双眸闪烁不止。

看到这情况,楚飞扬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唉,真是不想去哪儿就到哪儿啊!”

按着太阳穴,楚飞扬有些头痛。

不过,既然来了,不探索一下又怎么行?

这片空间,他无法联系上殉道之门,所以,必须小心行事。

狗子与焚夜,都是灵魂感应最强的弟子,两人各自关注两侧,跃龙行与琥珀全神戒备,千幻战船荡漾在金银灰三色世界中。

“好安静,难道进入这里的人,都被月魂太岁吞噬了?或者,我们来错地方了?”

许久不见动静,跃龙行看了一眼静养的楚飞扬满是狐疑。

便在此时,焚夜忽有所感道:“我感应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在那个方向!”

“哪儿?”跃龙行懵逼,他仙真境的感知,却是什么也没感受到。

不过片刻,狗子也道:“嗯,的确有问题,那个方向……有一片十分混杂的灵魂波动。”

之所以说是片,是因为他们感受到范围很大,但数量不明。

“既有发现,便一探究竟吧!”楚飞扬没有睁眼,淡淡道。

话辅落,赫见他背后披风猎猎,幽灵披风瞬间放大,千幻战船随之缩小至十米左右,刚好被披风完全笼罩,短暂黑暗后,披风化作透明。

“我们……隐身了?”跃龙行稍稍查探,不由愣了一下。

“废话,难道凭我们几个人,还要去硬刚神庭大部队?自然是先打探为主了!”

习以为常的狗子白眼,表情再次肃穆起来,心中暗道:“那个方向……难道,是原身被占据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