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素有屠夫凶名的曾元起从未吃过如此大亏。

永安永安沦陷了,就连眼皮子底下的四万大军也在晃眼的功夫分崩离析。

而造成这一切的,居然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十几岁少年。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曾元起差点气吐血,远远看着一帮乌合之众朝北边逃去,拔出佩剑便怒声吼道:“传我军令,立即去沛莱调元广过来追杀陈子谦,我要这个奸诈小人死,我要他死!”

“主公不可啊!”跟随而来的赵文宫硬着头皮道:“眼下永安沦陷,冠县又久攻不下,连仅有的可调之兵都被打散,于大局计,当务之急可不是轻易调兵,而是应当迅速收拢残部,派人去冠县将乐景辉那四万人马召回来巩固平永,如此主公方有机会反攻永安,重新夺回根基啊。”

“谬论!”韩生不忿反驳道:“赵大人一而再再而三忤逆主公,你究竟是何居心,陈子谦派人谋夺永安在前,鼓动各县县令造反在后,现在人就被困平永境内,兵马分散士气不振,连立足之地都没有,这个时候若不尽快发兵追击,待他谋得城池自立,我们该如何应付?你这是在养虎为患!”

“你鼠目寸光,陈子谦已被困在平永境内,他能跑去哪里谋夺城池,东南西三县尽在我主之手,北边河门县城高墙厚,他既无攻城器械,又无精兵粮草,如何谋夺城池?”赵文宫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一阵发虚。

在他看来,陈子谦那点人马,要想攻克河门县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且不说河门县易守难攻,就当前困境而言,陈子谦但凡有点脑子又怎么可能去攻城,尽早撤回永安岂不是更稳妥?

韩生嗤之以鼻道:“赵大人做不到的事情,别人就一定做不到吗?你可别忘了,陈子谦当初在北方可是以三千弱旅成功挡住过数万叛军,若他早有谋夺河门计划,现在不追岂不是错失良机?”

“好了,都别吵了!”曾元起脸色发黑,说到底还是怪他自己过于轻视陈子谦,眼下出了这等乱子,再追究又有什么意义?

“命令不变,马上派人去调元广过来剿灭这伙叛逆,另外派人去冠县请乐将军率军回城,韩生,你立即去收拢残部,不管还剩多少人马,务必给我追上去,敢在我眼皮子底下造反,我要让他们所有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喏!”韩生拱手领命,随即一扯缰绳便纵马飞奔而去。

战斗号角已经吹响,这次陈子谦突然发难,对曾元起造成了巨大打击,迫使曾元起不得不收拢兵马,重新制定应对方略。

而在曾元起展开行动的同时,陈子谦这边则带着各部县兵直奔河门而去。

此番突袭成功,两万县兵只付出微末损失,但队伍合并之后,士气却多有不振,一个个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提不起干劲。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毕竟对手是曾元起,敢跟屠夫叫板,不知道安邑县当初是怎么被屠的吗?

陈子谦此刻也是心中难安,尤其是看着这群懒散士卒,就这乌合之众,要是曾元起派兵追来,队伍怕是不用打就散了。

“主公,河门距此八十多里,照这行军速度,我们怕是没到河门就得被曾元起追上,这可如何是好?”甘友持有些担心的说道。

作为陈子谦手下军师,他有义务帮忙排忧解难,但这事儿他是真没辙。

陈子谦撇了撇嘴,对此也是颇感无奈,想了想便偏头看向身后正和白昌兴交头接耳那几位县令。

“诸位,河门县距此八十多里,路上可没吃的,我们必须加快行军速度才行啊。”陈子谦对众人拱了拱手,目前这些县兵他还使唤不动,只能让这些县令帮忙督促。

“陈县令放心,白某这就派人去通传。”白昌兴这次立了大功,脸上满是春风得意,对陈子谦的吩咐自然是尽心尽力。

但其他县令却没这么乐观,一个个苦着脸甚至都有点后悔跟陈子谦造反了。

毕竟这行军打仗的,连饭都吃不上,谁还会卖命效忠?

要知道,他们手下这些兵可是连早饭都没吃,眼下又要行军八十多里,怎么可能不发牢骚?

一名县令拱了拱手道:“陈县令,这么下去不行啊,士卒们都饿着肚子,现在虽然没说什么,可若是到了晌午还没饭吃,队伍必然生乱啊。”

“这个好办,我已经让河门县县令杀鸡宰羊,队伍只要顺利进城便有肉吃,你们只需传令下去,到了河门每人赏酒两升,肉两斤,粗粮饼两张,蒸蛋饼一张,另外还有猪羊头肉和蹄子,酱羊肝,酱猪肝,葱姜醋等配菜,先到先得,发完为止。”陈子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为了稳住士气只好先编个谎。

果不其然,几位县令一听这话脸色立即好转过来,纷纷派人把命令通传下去。

有了肉食诱惑,那些懒散士卒顿时气势大阵,行军速度立马提高起来,恨不能用跑着赶路。

甘友持见问题轻松解决,对陈子谦又多了几分敬畏道:“主公真是深谋远虑,连这一步都已经算准,有持佩服。”

“瞎佩服什么玩意儿,这就是权宜之计。”陈子谦翻了翻白眼道:“等到了河门他们发现没肉可吃,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你赶紧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哈!?”甘友持一脸懵圈,权宜之计?

陈子谦玩味一笑,也不解释什么。

他倒是不担心这些兵闹出什么幺蛾子,真到了河门县肉指望不上,饭还能吃不上吗?

河门县县令张桐既然决定投诚,提供点粮草还不是很应该?

陈子谦现在就担心河门那点粮草能支撑多久,真等粮食都吃完了,那才是最致命的。

毕竟河门县四面环敌,永安和冠县那边想运粮过来都难,而且曾元起肯定是会派兵来打的,正面对抗他们胜算不大,坚守不出又无粮供应两万大军,这个问题若得不到解决,败亡就是迟早的事情。

当然,这些问题自己知道就好,一旦流传下去,军心必然涣散,到时候更麻烦。

除了粮草问题,另外关于这两万人马的统领也是一大痛点,若不能尽快将这些兵马整合一处,这支队伍就很难形成有效战力。

说到底这些县兵大部分其实就是民兵,战时为兵,和平时就是普通百姓,就算整顿起来也是要花费大量精力去训练的。

这方面陈子谦反正是颇为头疼,统帅属性才60点,在当前这种环境下,真让他来整顿练兵,怕是河门县被攻破了都形成不了什么战斗力。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进城再说。

在这种状态下陈子谦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带着队伍稳步前进。

步卒行军速度很慢,八十多里地换做平时一天未必能到,但在肉食的诱惑下,天黑时分还是顺利来到了河门县。

幸运的是,出发前焚毁了大营,同时冲散了韩生所部两万人马,追兵倒是没能顺利追来。

河门县城外,林小刀骑着马高举火把叫门,早已等候多时的县令张桐如约开城,还亲自小跑着出来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