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找茬

“你原先还不同意这位叶小姐,荣恩,我可是认准了这个儿媳妇,你可千万不能去搞破坏啊,我们崇山好不容易这么多年过去,终于得到了他喜欢的女人,我们做父母的千万不能去扯后腿,要不然到时候崇山真的会为了叶小姐发疯的。”

桑茹夫人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转而看向了身边俊美无双的白人男人。

也就是傅崇山的老爹,荣恩。

荣恩点了点头,旋即笑着搂住了面前的中年美妇,“好了,我知道,你都说满意了,我还能说什么,走吧,估计过不了多久孩子们也过来了,我们先去会客厅。”

桑茹点头笑了笑,旋即在荣恩的牵引下一起离开了城堡的顶楼。

果然,没过多久傅崇山就带着叶瑾来到了会客厅,紧随其后的是戴罗和他的贴身保镖。

傅崇山牵着叶瑾的手来到了桑茹和荣恩面前,那双从来都是没有温度的桃花眼中充满了喜悦。

“父亲,母亲,这就是我喜欢的女人,叶瑾,我已经把她带回来了,我想要和她结婚,请你们同意。”

说完,傅崇山郑重其事地拉着叶瑾跪在了二老面前,眸中满满地都是恳求。

叶瑾顿了顿,却是什么也没说,只顺着傅崇山一起跪了下来。

只是她抬眸的瞬间,却无意中瞥见了桑茹看向她时候,满意的眼光。

难道桑夫人不会觉得现在她的样子配不上傅崇山吗?叶瑾熙摸了摸自己的脸,眸中掠过一抹艰涩。

荣恩点了点头,“你和叶小姐的婚事我们是同意,可是在此之前,你回到家族认祖归宗的宴会总得先办了,等再过三个月准备一下,我们就为你和叶小姐举办婚礼。”

叶瑾没想到事情竟然办得这么顺利,她抬起头来诧异地盯着面前两位长辈。

傅崇山也没想到两位长辈竟然这么简单地就答应了,他点了点头,随后就搀扶着叶瑾站了起来,潋滟的桃花眼中闪烁着一丝精光。

桑茹十分喜欢叶瑾,也就从容地将她从傅崇山的手中抢了过来,温柔的脸上掠过一抹欢欣,和叶瑾叙起了家常,慢慢地叶瑾也对面前这个看上去让人觉得,十分舒服的女人有了好感。

荣恩也拉过傅崇山商讨着两个周以后的认祖归宗的宴会,傅崇山从善如流,更是说了不少自己的想法,让荣恩不禁赞叹连连。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外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紧接着一个看上去高高壮壮的中年男人就走了进来,只是看他涨红着一张脸,似乎是十分气愤的样子,叶瑾眸光一冷,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和她弄瞎的人有关。

想到这儿,她的眼中闪过一抹警戒。

桑茹瞥了一眼叶瑾,抚慰性地拍了拍她的手,“这是你刚才伤害了的人的爸爸,他叫思瑞,是你叔叔的二弟,别担心,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情的。”

望着那抹让人温暖的笑容,叶瑾心中的压力也小了很多。

荣恩淡淡地看了一眼那个闯进来的中年啤酒肚男人,“二弟,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话语间说不出的淡漠,好似是两人之间早已经积累了很久的仇怨一样。

思瑞冷哼了一声,没有搭理荣恩,反而是将怨毒的目光投向了叶瑾所在的方向。

“这个恶毒的女人弄瞎我儿子一只眼睛,现在你跟我过来,看我今天怎么折磨你!”

说着,思瑞就要走过来强行拽叶瑾。

可是他还没靠近叶瑾,傅崇山就直接掏出了别在腰间的枪,眸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寒意。

“你动她试试?”

男人微眯的眼眸中闪烁着迷人的危险,气氛再次降到了冰点。

在场几乎是所有人都毫不犹豫地愿意相信,傅崇山是做得出来这种事情的。

毕竟他第一天来卡佩家族的时候,可是让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思瑞眼光一冷,也没把傅崇山的话放在眼中,旋即也要从兜里摸枪出来。

可是他的手刚握到枪柄,还没来得及摸出来,傅崇山想也不想就扣下了枪板,一颗子弹迅速从里面打了出来,一路呼啸着传进了思瑞的肩膀处。

思瑞疼得直接倒在了地上,他双目通红地望着用枪指着他的傅崇山,目眦欲裂。

“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拿枪打我,我可是你亲叔叔!”

“那你儿子想用枪打死我的时候,他可是没有顾忌过我和我未婚妻是不是他亲人的事情,你们能做初一,我为什么不能够做十五?嗯?”

傅崇山笑了笑,病态的俊颜上闪过一抹邪肆,隐隐地,让人更觉得阴险了。

思瑞还想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在看见傅崇山眼底凛然的杀意时候,他忽地打了个冷颤,什么也说不出口了。

荣恩看着事情都发展得差不多了,他也就站起身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了,事情就到这里结束。”

说完,荣恩冷冷地瞥了一眼思瑞身后的保镖,淡淡道,“还不快把他从地上扶起来,送到医院去?”

保镖们看见家主发话了,也就走过去将思瑞搀扶了起来,正要离开的时候。

傅崇山却冷冷地开口了,“二叔,以后您要是再想动小瑾,您也想想我,你知道我的,要是小瑾在这个岛上出了什么事情,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你儿子和你孙子开刀。”

男人冷酷的嗓音中充满了杀意,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关于卡佩家族新二爷,不可谓是冲冠一怒为红颜,而叶瑾在飞机场勇猛护夫的事情也被传开了来。

叶瑾和傅崇山陪着两位长辈用过晚餐后,很快地就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只是桑茹却十分贴心地将两个人的房间紧挨到了一块儿,这样也算是为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多制造机会,万一哪天也是给她突然抱出来个孙子该有多好。

而这边叶瑾来到房间,看着桑茹为她准备的衣物和梳妆台,无一不是精美的,她的脸上也扬起了一抹笑容。

或许,她也能够在这个幸福的家庭中获得幸福,毕竟两位老人还是很好的。

虽然想法是好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却是始终都高兴不起来,好像心中时刻都有一块大石头在压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