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遭遇伏击

于是,这件事情就被拍板定下来了。

第二天金殿之上,老皇帝垂目看着下面立着的群臣,和坐在一旁的洛九渊,眼底闪过幽幽光芒。

“楚国开战之意已经如此明显,但是我朝还不知道他们的兵力虚实,楚国皇帝生辰是个好机会,不如就让大祭司代我朝出使楚国,也好暗中探查一番楚国实力,如何?”

这是昨天晚上就说好了的,今天相当于跟各位大臣通知一声。

“陛下,大祭司固然尊贵,但是出使楚国这样重大的事,您是否得派一皇子一同前往?”

老皇帝哂笑一声:“这倒也不必了,大祭司已经十分尊贵,若是再派一个皇子去,未免有些过了。

依朕看来,不如让大祭司的未婚妻婚妻虞昭华随大祭司一同前往吧,这丫头鬼精鬼精的,有她在,一定能探查出不一样的情况来,就这样,退朝!”

老皇帝大袖一挥,没给其余人反驳的机会,直接退朝。

潇雅轩内。

“我们就出使楚国一趟而已,你是准备把家都搬过去吗?”

洛九渊看着几乎摆满半个屋子的漆木大箱子,眉尖抽动了一下。

虞昭华忙乱之中抽空看了自己收拾的行礼一眼,顿了顿,继续手上装首饰的动作。

“多收拾些东西怎么了,出使可是代表一个国家哎,我怎么可以因为仪表问题丢了国家颜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虞昭华还是舍不得放下。

鬼知道这一次出使楚国会遇到什么事情,她要是不准备点金银细软带在身边,要是出事儿了,估计连大馒头都吃不起。

洛九渊一看虞昭华,就知道她的花花肠子,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这些东西与本次出使无关,来人,帮虞小姐减掉一半!”

因为洛九渊的这道命令,气的虞昭华一路上都没和他说过一句话。

“好了,前面就是界山,过了这里就是楚国境内,我们在这里歇一歇可好?”洛九渊有些头疼,虞昭华这女人当真是脾气不小。

虞昭华依旧冷着一张脸,并不理会洛九渊。

洛九渊:“……”

“好了,别生气了,到了楚国我都给你买回来行不行?”

虞昭华脸上顿时解冻,一瞬间春暖花开:“那多不好意思,不过既然祭司大人如此热情,我也不好推辞……”

“小心!”

虞昭华话还没有说完,整个马车一震,然后倾斜下来。

“啊,洛九渊救命!”虞昭华脸色一白,一把抓住马车门惊呼出声。

洛九渊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但是想着众目睽睽之下,他还得继续隐瞒双腿康复的事情,便按捺了下来。

不过他也不能看着虞昭华被摔伤,腕间银丝闪动,缠住即将落地的虞昭华的腰,死瞬间将她拉了回来。

虞昭华紧紧闭着眼睛,预备迎接摔倒地上的痛楚,没想到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睁眼便是洛九渊露出银色面具外的下巴。

“你……”话还没说完,洛九渊猛然朝她身后一掌推去,连带着虞昭华也退了好几步。

虞昭华从洛九渊怀里挣扎着起身,眼尖的发现一个洛九渊后背侧方,突破侍卫包围圈的黑衣人高高的举起剑。

“洛九渊小心!”虞昭华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挡在了洛九渊的背后。

眼见锋利的刀锋就要落到虞昭华的背上,虞昭华几乎都可以感受到刀刃上森冷的寒意。

洛九渊被虞昭华护着,心里一阵感动,眼角撇着闪着寒光的刀刃,目光冷了冷。

他反手抓住虞昭华的手,一把把她扯到怀里,声音低沉:“你保护好自己就行了,不用管我。”

说话间,手中银光一闪,漏网之鱼的项上人头便飞了出去。

“你没事吧?”虞昭华和洛九渊异口同声道。

虞昭华失笑,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洛九渊“嗯”了一声,随即转头大声道:“大家冲出去!”

侍卫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闻令迅速把洛九渊和虞昭华护在中间,组成队形往外突围。

虞昭华紧紧的抓着洛九渊的袖口,看着他手腕银丝闪烁间,杀出一条血路。

“还有心思发呆,快走。”洛九渊带着人突围出来,看着虞昭华走神的样子略微失笑,伸手在她光洁额头上轻弹一指,调侃道。

虞昭华回神,在洛九渊带笑的眼神下只觉得无所遁形。

“咳,这些人谁派来的你有头绪吗?”

洛九渊也不揭穿她,从善如流的把话题转到这次刺杀上来。

“目前还没有头绪,我们现在这里休整一下,我的侍卫长去抓舌头了,是谁的人,一问不就知道了。”

侍卫长从出发开始,就被换成了洛九渊的人,自然完全听从洛九渊的号令。

虞昭华点了点头,面上凝重之色分毫未减:“这次刺杀,我估计可能是楚国派的人来。老皇帝还想让你给他打探消息回来,现在肯定舍不得你死,要下手也是在我们回程的路上下手,不会是现在。”

虞昭华看着身后的界山,皱着眉头缓缓分析:“我们走的时候大张旗鼓,楚国的探子一定送了消息回去,依照楚国现在的情况,他们肯定不希望你这个大祭司去到他们的国土上,不过两国之间路途遥远,祭司大人在路上出点什么事,也是合情合理的。”

洛九渊全程含笑看着她分析,末了点头赞同:“你说的对,我也这么认为的。”

“大人,人抓回来了。”侍卫长一把把手中人质扔到地上,回禀道。

洛九渊点了点头,看着面前明显是这场伏击头目的人,沉声道:“说说吧,你们背后的主子是谁?”

那黑子男子冷笑一声,十分有骨气:“我们背后,没有主子!”

“看来是过得太舒服了,”洛九渊声音森然:“既然如此的话,给他松绑。”

“等会儿,你要干嘛啊?”

虞昭华连忙拉住洛九渊,心情忐忑。

“当然是审问了。”

洛九渊道。

“我当然知道你要审问,我是想问问你,准备怎么审?”